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,然而,也有靜寂如死時 ..



3/27/2011

一個含血噴人的潑辣洋妞






女人,甚麼樣的都有。有句話是「女人何苦為難女人」,同類型的話則又包括「女人最了解女人」,因此,同樣身為女子,最有資格去一語說道關於女人事,只是某人的為人,孰優孰劣,姑且由他人去評斷。若純就「個性」而談,這個女人,倒還挺「辣」。



話說回來,為了治療臉書嚴重上癮的症狀,我將這個平台大剌剌的一關就給它關兩個月,後來實在是因為受不了跟上面的筆友斷絕聯絡(許多人自從有了臉書之後,連MSN都不上了!這種現象還真太惱人),只好摸摸鼻子重新開啟,所幸已少有成癮跡象,就乾脆繼續使用它了。




有些國外的朋友好幾個月都沒甚麼連絡,所以一開始做的事情,就是發信給一些認識的人。其中一位,現居住於加拿大魁北克,希臘裔,與他在myspace上認識至今,應該有四年左右,早先都是這仁兄主動示好,但我一向都將他視為朋友,在網路上最輕易玩出的曖昧言語,一個字都沒撂過,所以「網戀」這檔子事,在我與他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。



近期寫給他的第一封信,很不例外的是寫些「嘿!你過得好不好?」、「工作情況如何?」、「感情狀況怎麼樣?」諸如此類的東西。


他的第一封回覆,先是講了自己要換公寓,然後又說與女朋友之間的關係變得很差,打算甩掉她,另覓新歡。後來,他繼續說:「我女友沒有妳漂亮,但她對我還不錯。」接下他又說了看似莫名其妙的一句話:「我發覺,妳好像不再喜歡我了。」


乍看下,是個感情瀕臨崩解的男人,以及娓娓道出對我的觀感,縱使,有些用詞用句,頗是詭妙與矛盾。


至於,我的回信?


我的回信,劈頭是講「很高興得到你的回音」,後來是說「喔?那希望你的感情一切順利啊!」,最後針對他那頗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說道「我當然還喜歡你啊!不過一直以來都是朋友間的喜歡。你就別想太多了!」


看起來怎樣? 怎麼看都沒甚麼問題。


但無論再怎麼樣,互傳的這兩封信,就這麼被這男人的女朋友發現了。


------------


隔天,一登入臉書,先是看到男生到我的塗鴉牆留言:「真抱歉!那短信是我女朋友發的,請妳不要在意。呵呵,她現在充滿著妄想與嫉妒。」 


在搞不清情況之下,臉書頁面左上方顯示有新來信,其中一封,是用那男生的帳號所發,然而,內文卻寫著:


「我們現在還住在一起,他現在還是我的男朋友,妳少肖想!死婊子!」


當下觀之,不禁驚呼:「哇,還真潑辣。」


後來,我毫無感覺的回那男生的塗鴉牆留言:「呵呵,沒關係。」


唉!不然還能怎麼樣呢? 


於我無損。


------------


又是個隔天,平日,忙到了傍晚才有時間登入,左上方又有顯示新來信了,還兩封呢。這回,又會是誰呢?


一點下左鍵,赫然發現兩封的來信人是同一位,一看到姓氏,還以為是一個跟我頗要好的法國女筆友[註1],然而內文卻充滿著攻擊性言語,還以為親切的女筆友怎麼會一夕之間對我惡言相向,仔細一看,才知道是個不認識的女人。 用膝蓋想,也知道是誰。


早上發來的信件,一開頭就說「我是某某某的女友!」,以一副宣示主權的口氣,然後是:「操妳媽的妳這下流的婊子!」,接下來又說:「別以為妳可以成為他的『郵購新娘』[註2]」,最後是:「妳他媽的把我男朋友給刪掉!我一直都可以看得到!」

第二封信,隔了兩小時左右後,因為沒收到我的回信,所以女人氣急敗壞的說:「是怎樣?不敢回啊妳?!」


老天,我還有很多事要忙的。



這種信首先是想乾脆不理會,但又覺得這女人莫名其妙的問候我,縱使她不是問候家母,好歹自己也是父母親生的,無意間就被污辱,再怎麼樣也不能繼續裝死,只好摸摸鼻子回信。


心裡最想講的話是:「幹妳老師我跟妳男友又沒怎樣妳是她媽的在叫三小!很閒啊妳?!呸!」但,這一切都被理性溝通傾向給默默取代了。


因回信內容實在是太理性(還跟她好好分析前因後果與事實真相),乍看下一點都不潑辣與可看性,所以,乾脆就在本文直接省略唄。


總的來說,始終強調友情的可貴,因此信件結尾是這樣提的:「如果妳認為還是有所不妥,妳可以叫我把他刪掉沒差。」


後來,這女人沒有回。


因此,自以為說服他人成功,沒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,又因為遇到這種潑辣又不講理的女人,外加男女之間同居,男生的電腦可以被女的用,臉書帳號也可以被女的登入,所以我是幾乎也沒在主動與男生聯絡,頂多好友名單留著他晾。


------------

事隔兩個月以後,正逢日本大地震,有些國外網友紛紛開始關心我的情況。

這位男生也不例外。


「嗨!日本的地震聽說很嚴重,妳那邊都好嗎?」


「我很平安,謝謝你的關心。」


之後,又是隔天,清晨,開電腦打算看些新聞,順便登入臉書時,左上方又顯示有新來信。


一點下去,信件一開始卻火爆的說道:「妳.......怎麼還沒把我男友給刪掉?!」




-----------



女人,有很多種。

這女的,的確很潑辣。

但,也很不講理。


我很不當一回事的回信向那女人澄清,拿髒字沒完沒了的砲轟她完全不是我習慣的方式。接下來就直接封鎖她,最後是寫信給那男生:


「這段友誼不得不了結,畢竟你的女朋友實在是太有攻擊性也太會去妄想了,我完全無法忍受她。你也幾乎沒有隱私權了,我的朋友!也許這些話還會被你的女朋友看到。總之,我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天。」


-----------


「女人何苦為難女人」的情節不只在戲劇上可見,在現實生活中也可見,即使那是網路世界。

女權意識高漲,變得連男朋友都可以去宰制與抨擊(敢打賭她早就把他罵得狗血淋頭),倒還是近幾十年的事情。


然而,講不講理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縱使我壞事做盡,無中生有的指控,卻也看得使人反感。





註1:加拿大魁北克省曾是法國殖民地,該地居民多是法國移民的後裔,所以不少姓氏是法文姓

註2:郵購新娘(英語:Mail-order bride)是指透過婚姻仲介(多是跨國)在紙本目錄、網路、電視、或其他形式的廣告宣傳,並由男性從中挑選,並藉此出嫁的女性。這是一個帶有貶義的用語,具有冒犯性 (from 維基百科)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