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,然而,也有靜寂如死時 ..



7/12/2012

[文集]午夜談話

約莫午夜,我與外子兩人在自家附近的一間7-11戶外咖啡座喝啤酒、閒聊,談話的詳細內容先甭提。

會激起我下筆(雖然實際上是打字... 時代不一樣了)的源頭,全是那幾輛一齊呼嘯而過的幾輛摩托車(約四、五輛),看來是同伴們。其中,有個年輕男子騎著一輛摩托車,背後載著一個女子,正當他們從不遠處疾駛過來時,那男生的歌聲傳到我耳中,他哼的多半是流行口水歌吧,我只聽到一兩句而已,另外他兩手放開騎著車,好似天不怕地不怕,天垮了我來擔的樣子。

也許,他自己、連同他的朋友們,或幾名路人甲,覺得他很瀟灑吧。

正當他們離去、聲音漸遠後,我向外子聳了肩、皺了眉,他看了我一下,說道:「這讓我想起了台灣電影的場景。」

青年+摩托車元素、邊騎車邊高唱流行歌、一群青年飆車、片中人物邊騎機車邊罵髒話、片中男角色與摩托車與正妹..。聽他此話一出,種種片段就被串起來了。

「可是,又不是所有台灣電影都是這樣。」我答之,緊緊繫著一絲方才聽聞他話語的微慍。腦中略過海角七號開頭的阿嘉邊騎機車邊大罵髒話之一景。人一旦有偏見,其實也沒甚麼好被指責的罷。我先承認我對海角七號的偏見,對阿嘉的偏見,對阿嘉騎車邊罵髒話時所帶有的偏見。至於背後原因,可再另筆一文,只怕沒人要看。

「也許中間有著些文化上的『溝』(Culture Gap)。」我繼續接話,腦中盤算著西方人在接觸台灣電影時會面臨到的一些問題,像是語言差異、文化差異、歷史背景差異、價值觀差異以及從上述因素導致為果的理解錯誤甚至是理解空白處(表示在理解某事物方面上,有所難處,姑且直接跳過去)。

後來此起彼落的交談一番,我說了一些「台灣片有些的確很不怎麼樣,但有些很棒的。」、「新的電影我覺得還好,但有許多舊的值得看看。」 他聽後說道:「那麼,我給妳三次機會,妳挑三部妳認為最棒的台灣電影給我看,其中任一部若讓我覺得好,我就認為台灣有好電影。」 

嗯,這倒也挺好的。

當下,腦中浮現出的其中兩部影片,就是:

 「楊德昌-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;侯孝賢-悲情城市」。

至於第三部,還沒浮出來..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