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,然而,也有靜寂如死時 ..



3/19/2013

[文集]近況 

網誌好久好久沒有更新 (已經超過三個月),對一些會來我的網誌閱讀文章的朋友們,感到很抱歉。其實,是多多少少喪失了些動力(另外我也發現到好多垃圾留言,出現在我網誌上的審核區塊,儘管估狗大神都將大多數的渣渣丟到垃圾留言區了)。

以下,我就隨筆寫寫吧。

去年十二月底,聽聞朋友想不開的噩耗。從電話上聽到消息的那刻,突然搞不清為什麼人可以脆弱到這種程度,儘管,一般人有時都有些負面思維,負面到足以去傷害自己,但常理上,都是有個限度的。當然,我也不解,為什麼友人何以有這種勇氣做出這種決定,毅然決然地。從那開始,我也開始去思考死亡。

死後,會是怎麼樣的世界?

我不斷問著我自己,甚至問著熟人。

當某些人的觀點是:「成為零」時,我認為這毫無法理(又有甚麼法理可言呢),無意間,漸有恐懼感不知打哪來竄出。也許這就與進入睡眠一樣吧,有一段是成空的。儘管,我完全沒有辦法去想像。

總言之,認識都幾個年頭了,但近來兩、三年多沒有好好講話,當中究竟之間發生甚麼事了,也如霧般化為模糊一片。聽到消息後,開始去翻開日記,瀏覽他曾留過的言,又找出我寫給他的信,想著之前一起去過甚麼地方,無形間,彼此間相對的重量,才足以去量度。這又有一點點的可笑。為何,當人在世,關係就可以變得如是疏離?

其餘,似乎沒有甚麼好講的.....。

「分分秒秒,在剎那間,起了,又滅了,迷濛的時光如是,沒有抱有多少期待,只是對著平白的一張紙,愣著而已。」

-----

至於其他關於我自己的部分的話,能說的呢,大概是各種酸甜苦辣都有吧。十二月底我去看了Spiritualized演唱會,情人節前一天則去看了My Bloody Valentine,都很棒可是都太短暫了。打算五月初去看Blur,見證一下已逝去差不多的青春。據說八月初野台開唱也要復出了,我是打算至少去一天看看,儘管,回憶總是比較昂貴的。再回到現實吧,二月中,我的學校開學,大學生涯只剩下最後一學期,一瞬間發覺,自己過沒多久,恐怕就會先暫且脫離學生身分一陣了,有種細微的恐慌感,為了找尋剩餘的價值,我開始去旁聽我有興趣的課,發覺大學竟然可以是這麼有趣的,但當中又感到些許失落,因為學生身分大概很快就要消失了(儘管我可能還會繼續升學,但近期沒有仔細考慮以及準備)。

另外,電影我還是一直都有看的,不過,開始不知道能在部落格上開始寫些甚麼了。針對電影所做的分析所具備的意義何在,我不知道。但我想啊,也沒有必要去討好任何人,所以原則上,可以想寫甚麼就寫甚麼,是吧?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