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,然而,也有靜寂如死時 ..



8/13/2013

[文集] 無題

方才我將臉書上顯示的「現居城市」拿下。

何以然?

因為,我自己始終對於目前的現居城市無法產生一絲絲連繫,無論是情感上的、精神上的、信念上的。


我以前住過高雄與台北,這兩個城市對我來說皆充滿著深厚的意義,前者是我的出生地與未成年前多半所居之處,後者則是我兒時成長的片段,與無論是成年前亦或是成年後,與我極為親近的城市。別人偶時問道:「你的家鄉在何處?」這問題我是很難答出來的,是高雄亦或是台北,難以擇一,倒不如就說高雄是我的母親,台北則是我的父親,了個乾脆。然而別人多半不懂,也就罷了,省了計較。


然而,移出這兩個城市後,到了一個自己全然不熟悉的城市,又得逼迫自己接受,這是難捱的,不論是映入眼簾的陌生街道,舉目所望那乾涸的溪水,一成不變的、看久就厭的青山,還有許多許多。


旁人多半將我的移入視為新生活的起點,但我則將此定位為過往燦爛歲月的毀滅。


這城市讓我麻木,讓我無力,也讓我煩悶。

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