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,然而,也有靜寂如死時 ..



5/17/2012

[影誌]《逆轉人生》(Intouchables): 狂與喜的律動


一人的一輩子裡,究竟可以與多少人的生命交會? 恐是數不清的,但常有的,是由親近而疏遠、持續保持著疏遠,或者,從疏遠的關係中淡化為零。連處於「親密關係」中的彼此,本該靈魂相交的,不然何以親密?但卻有可能進入無話可談的、連雙向對話都不肯,且視對方為「眼中釘」的境界。

所以,一人的一輩子裡,除了可能與不少人的生命交會,是否還有可能遇到幾個知音?

是有可能的,但總是不多。


而在《逆轉人生》(Intouchables)裡,那四肢癱瘓的「殘障富翁」菲利浦,遇到了貧困的黑人少年迪斯,兩人在出身上截然不同,就連思想、價值觀都大相逕庭,然而,兩人的心境到底是相似的--在富翁的心裡面,尚存著如烈焰般的熱情,即使表面看不出他的放蕩不羈,但,自從與貧民出身的黑人迪斯交會後,他的狂與喜,因此而釋放了;迪斯則是個純粹的熱愛生活的人,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,不怎麼隱藏,對喜歡的事物懂得追求,而對於討厭的事物,則會試圖去改變之。當難題來臨時,他是逆來順受的,對於照顧「殘障富翁」這般繁重且非人般的工作(除了搬動、推輪椅、餵吃飯,這些一般人都還有可能願意做的事情外,還包括穿絲襪、灌腸、洗澡、擦屁股...),從一開始反對到後來的承擔,從影片上看來,似乎沒有經過多久的時間。

影片另外還特別鋪陳了兩人對於聽音樂的喜好差別。迪斯是不大懂得菲利浦所聽的東西,那些似乎屬於另外一種階層的音樂--古典樂,且他還用一種全然門外漢的角度討喜的說:「我當然聽過那個,就是那個廣告音樂嘛。」、「(現場正演奏大黃蜂) 湯姆與傑瑞(Tom and Jerry)!」...,甚至連富翁帶迪斯去聽歌劇,他還可以大肆的拿歌劇演員所穿的服裝來大開玩笑一番(雖然看起來是挺好笑的-- 一顆突兀又充滿戲劇化的樹),還當場捧腹大笑,一般的固執老人,可能早顏面盡失了吧,不過菲利浦懂得迪斯的幽默,他懂得當中的奇妙,儘管兩人對於某些事情的觀點有別。不少人因與他人喜好、觀點不同,而沒了交集,但在這一老一少身上,這種事情是幾乎沒有的。迪斯喜歡迪斯可(迪斯and迪斯可..),而菲利浦卻也剛好對這樂種一竅不通。「甚麼?!你不知道庫爾夥伴(Kool & the Gangs)?!真的還假的?」正當迪斯對此感到震驚時,老神在在的菲利浦則帶領他去領略自己喜歡聽的音樂。到後來,迪斯也分享了自己所鍾愛的歌曲(還大秀一段舞)。這點是叫人驚喜的。

全片流暢,帶給人溫暖舒服的感覺,在鏡頭帶出平穩的風格外,兩位要角的青春心境,給劇情注入了奔放與熱情。


不過,我還是有兩點疑問的--

首先,是黑人少年的出身背景,僅粗略帶過,沒有辦法讓人確實了解他所陷入的困境,與後來接二連三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。

第二點,片中白人為富有權貴,即使他有缺陷、原本生活枯燥無味,他還是個不愁吃穿的有錢人,其所聆聽的古典樂,象徵了高人一等的階級(這算是很膚淺的表達,但普世皆通,不然臺北愛樂不會那麼喜歡播房地產廣告),而片中黑人則是低層出身,他的喜好(如迪斯可)被影射為所謂的低俗與平民。

不過我敢說,這種subtext般的弦外之音,不會引起甚麼軒然大波的... 因為《逆轉人生》很平實,貼近人們的生活,使得大部分的人們在觀影的過程中,接納了這種象徵階層差異的表現方式。

另外,影片中那呈現出來的階層,是靜止的,沒有流動,沒有變化。

富翁的錢,看起來不會變少,而黑人少年的錢,看起來也不會變多。












3 comments:

geena said...

或許也因為電影沒有那麼尖銳去觸及階級問題核心,或者更深入去挖掘主僕身分造成的複雜細節,才顯得那麼平易近人吧,
電影還是有很多夢幻的,自圓其說的部分,但是我還是被富翁誠懇的表情打動了,特別是最後,他的笑容,充滿感激,那真是電影最感動我的一幕

潘伸威 said...

請問你知道那齣歌劇是甚麼名字嗎

潘伸威 said...

請問你知道那齣歌劇是甚麼名字嗎